这个时代的艺术(书籍、电影、服装等),它们都需要一个持续的经济发展模式,顾及前后,来支持人人参与,并且进行维护。过程中涉及的方方面面,Modes Works都视为艺术。而Modes Vu作为Modes Works的出版部门,选择了对于书籍设计与制作来说都清晰可见的方式,让人能够轻松地把想法转变成现实。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寻找合适的出版人,借此融入一种探索新摄影方式的过程里,应用全程数码的、虚拟的工作方式,完成一本书。对于摄影书的思考,每一步都被呈现为一个系列,而书最后的样子,先神秘一下。

 

DSC01738

 

他们去年参加了书展。显眼的LOGO,加上特别制作的桌布。上面摆放着Workbooks和Greens两个系列。后者是进阶版本,出版内容必须在前者的范围内挑选。而这两部计划已于2013年和2015年开始进行。如果你当时有来,一定看到了两个蓝衣少年,哈哈哈,站在桌前讲解。今年8月的书展,说不定又会出现哦,可以来现场进行face to face的交流…真的超有趣(我不是故意剧透)。

 

以下为简单的采访。

D=DREAMER Group(魏臻)   M=Modes Vu

D:目前为止,你们觉得自己一直在坚持寻找的是什么,想法会有变化吗?

M:我们的想法没改变。简单说,我们抱着最早“我觉得这好,我就给它做了”的这种想法。从无到有,也不知道真做出来是怎样的,好不好。至少现在有那么一小群人就觉得好,就觉得有意思,然后我们也这么觉得。那这样心里就踏实,自然也就会继续做。

因为我们都有自己的事,不是全职的做。我们除了以最基本的形式在微博,Tumblr,Instagram上偶尔更更新什么的,根本不做宣传。也没被什么杂志采访过,上过什么谁谁谁的博客,国内外还是有好多人知道我们了,觉得我们挺好的,我们也觉得挺高兴。

D:能说一说整个过程中你们在意的点吗?特别是每一次重新编辑设计时,会怎么考虑?

M:我们想融入到一种新的摄影风格的探索过程里面去。那么这样的话我们就得自己弄一个以出版单位,编辑,作者构成的环境舒适的三方平台。我们采用的是“即买即印”的出版方式。这是一个“零”成本的,包含书籍装帧,图文编辑,贩卖的全程数码的,虚拟的工作方式。这样当你没有什么现实压力的时候,你就有更多空间去真的做一些实验,做一些探索了。不用说我做一本书,它一出来就得特别完美,然后还必须大家都来买,我们不想要做这种一步到位的,而是注重一个视点,一本书的发展过程,怎么想的就怎么做,不去考虑一些无关紧要的现实因素。

每次我们觉得有必要把一个“手册系列”编成“小草系列”的时候主要考虑的是这几件事:在前一版的编辑基础上,保留一些核心的旧照片,加入些新的照片,从而对最初的构想,点子或者感觉上能再往前走一走,至于往哪个方向,是拐弯儿还是怎么,都取决于作者与编辑之间的沟通。

因为“小草系列”的版面要比“手册系列”大,而且从胶订改成骑马订了,拿在手上的感觉有了变化,翻页的感觉也变了,排版相应应该有些变化,之前的一页一图的模式也许不再适用了。

作者一般来说不会对变动有异议,我们也积极的和他们交流沟通,商量什么的。如果自己编辑的话,有时候是很累的,也挺麻烦,视点也比较主观,难以取舍。

D:始终都能找到符合你们“要求”的照片与人吗?只有ins和tumblr吗,可能这只是一小群人的状况,如果你们想要的是21世纪的摄影情绪,是否还会有别的选择渠道?

M:到目前为止,寻找合适的出版人选并不难,不过要花些时间。你得自己先泡在网上,各种留意,各种找,有时候观察一段时间觉得不错的,就和他们互动。一般来说,风格类似的作者,总会有些微妙的关联,老是我们发现一个人,就和后来又发现一个人认识,谁谁谁的朋友,二舅子,三姨妈,这种,特别有意思。有时候甚至你就留意一下平时的赞啊,转发什么的,就能发现一些有趣的人。当然现实生活的时候,机缘巧合之下也能发现一些人,不过那样比较没谱,有时候这个人有意思,但是拍的也许不对路。

拥有新理念,新想法,玩的偏的人肯定是少数,这没什么可说的。我们的关注范围也不是地域性的,网上那么多有意思的人呢!

D:为什么会是modes vu这个东西作为出口呢,你们确定它的唯一性吗?对于它以后在你们各自生活中的部分,会参与到什么程度呢?

M:Modes Vu的重要对我们来说就是,它是个能把你的个人想法变成现实的一种途径,这是世上最大的奢侈!至于唯一性… 作书又不是魔法,可以返老还童,腾云驾雾了,反正就是喜欢了,就给干了。这并不简单,因为你得热爱,你得相信才行,你才花时间做。目前为止我们也没发现周围有像我们这种视角特殊的组织说非学术性的去探索新摄影风格的。Modes Vu的内在价值,我们很清楚,也坚信。虽然不是全职做,但是真正的注意力,心力还是放在我们的出版上和一些衍生项目上的。

采访时间/

2016年5月

几本新书

R0053765_1024x1024

Authored by NEO

A first visit to a funny city

4.5″ x 6″ (11.43 x 15.24 cm)
Full Color Bleed on White paper
52 pages

R0053685_1024x1024

Authored by Melissa Ellis
Edited by NEO
Why am I alone?
Page Count: 52
Binding Type: US Trade Paper
Trim Size: 4.5” x 6”
Language: English
Color: Full Color with Bleed

R0054419_1024x1024

Authored by Luke Casey
Designed by William Davis
Text by Ming Lin

In a porous city many roads lead outward, but few find direction in the unknown. Ringing two times strong, the final lyrics of Girl’s Day’s “Something” plea indeterminacy: Are we over? Are we over?

Documentation of video and photo-works by Luke Casey exhibited at Display Distribute, Kowloon, Hong Kong, 2015.

4.5″ x 6″ (11.43 x 15.24 cm)
Full Color Bleed on White paper
36 pages

DSC01834

想了解更多

就去他们的网站!

http://modes.work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