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时间每天早晨走进恒庐美术馆,右转下楼,见到志愿者大多比我们到的早一些。开射灯,一起整理桌上的书,等待来看书的人。从9月22日一直到10月3日,即使因为各种原因,我们可能并没有做多大的宣传,也并没有把书展做成一个热闹的书市,仅仅作为一个展览——各方面都低调的展览,还是有不少人过来看书,数每天展馆关门的那一刻人最多,没有一次准时闭馆的。

两个月过去了,那时候我还激动地找了很多位参展人说要采访他们,之后又决定把部分参展书籍留下来,在我们的淘宝网店上做一个书展的延续,结果就,竟然快到年底了。一方面自己最近实在抽不出多少个人时间来整理资料,一方面我又担心这种方式到底能不能有效地让别人看到这些参展人的作品。对,我说的是作品。特别是指参加自由出版单元的各位。因为在接触的时候,我感受到每个人的出发点,那不能因为它的样子就统称为书,他们的想法很多都是从自己开始的。也许在你看来它们渺小到可以忽视,但不可否认,每个人的成长过程里都经历了这样的不成熟不自信,它微弱却又大概是变更好之前的最好的状态。

夢廠也一直通过各种方式记录着这些瞬间,不管是最初的电子刊物,还是现在每周的微信。所以从本周开始,我将抽空放上来一些书展结束后我与他们的对话。同时,淘宝网店也已设立书展分栏,上架了部分书籍,欢迎购买。我们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慢慢记录书展的故事,说不定书展就会这么一次一次地办下去了。


本周记录 /《through》

创办者/

th.studio,成员为一张“纸巾”和一片“叶子”,纸巾在北,叶子向南

创办时间/

2012年

南来北往-封面

through NO.1-《南来北往》
侯孝贤说“最好的时光,是哪一段并无太大意义,因为所有的时光都是被辜负被浪费的,也只有在辜负浪费之后,才能从记忆里将某一段拎出,拍拍上面沉积的灰尘,感叹它是最好的时光。”所以,我们的纪录并没有特别大的意义和目的,它只是一种过程,这过程也是未知的,所以同样令人着迷,纪录了他们的成长,也见证了我们的成长,这就是最好的时光。

怪癖-封面

through NO.2-《怪癖》
我是那么地喜欢这些有着“怪癖”的人,因为“怪”,所以独一无二,因为“癖”,所以特立独行。记得很小的时候写文章,在末尾处写道:“遇上一个绑匪,爱上他,并和他浪迹天涯”。这些存在于我们生活中的“怪癖”,其实它并不是那么独特,是谁定义这就是“正常”,那就是“不正常”。
所以,生活中都是怪癖,生活中没有怪癖。

th.three6

through NO.3-《一天》
纪录了居住在全世界7个不同地域的8个人在2013年11月10日那一天所发生的事,我们总是期盼这一天会发生什么新鲜事,但这一天好像发生了一些事,又好像没什么事,最后一切都将保持原样。
你是否还记得那一天的你做了什么呢,又或者是昨天以及过去的每一天,没什么高谈阔论,这只是一个平凡的纪录,有趣的抑或无聊的,它就是存在过。

《through》是一本关于“成长”的纪录型杂志,共8期,目前已出3期。书本尺寸185mm*255mm,52-56P,每次都是印200本,骑马钉装订,全塑封。through,(ad.这个世界,说不透,但都可以看见,并且看得彻底;prep.透过内心,是否能看见你真实的想法;a. 别拐弯了,该到岸了)对于她们来说,则是从头至尾,直至完成。按照她们计划,前7期会关注一些“看不见”的人,看不见是因为他们或许还没被大家熟知,但正努力着行动着。而等到第8期时会再找到所有被访者,不管他们是否仍在坚持。这个过程传递更多正能量并让杂志做得更好,这便是一种成长。

_V5A8875

 

th.three12

第三期杂志内页欣赏

 


 

D=夢廠(魏臻)

Z=through的紙巾

Y=through的叶子

D:谈一谈做下来的感受。

Z:做独立杂志是我现在觉得最自由的一件事。

Y:做八期是我们的计划,目前正在做第四期,都是纸质刊物,出于我们的喜好,《through》开始的初衷就是将我们的想法实现在纸质上,所以电子版目前还没有涉及,当然这也是我们将来会考虑做的。截至目前的最大感受就是……做的好慢啊……(应该也道出了很多读者的心声吧 ´◔ ‸◔`)

D:你们记录了很多“看不见”的人的成长,其实你们自己可能也属于这样的人群,那“成长”对于你们这个团队的意义是什么

Z:“成长”是看不见的,比如我们正在准备第四期,有一个很大的改版,因为已经能清晰地感觉到前三期都有很多不足之处,每一期都能看见自己的改变,不知不觉的,杂志纪录了别人的成长,也同时见证了自己的成长。没什么特殊意义,就像我从一周岁开始每一年生日都会拍一张照片留念,都是给自己看的。

Y:嗯,你说得对,也许我们也属于这群“看不见”的人,但某些时候我会有一些躲避的心理,就像坐公车喜欢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可以看见车厢里所有人的一举一动,但又不容易被别人发现。对于团队来说,我们要做出实际的事情来,肯定不能够躲避,遇到任何问题的时候就需要去一一解决,这些解决问题的过程就是我们的成长,也是我们做这件事的最重要的意义。

D:请说一说做这本杂志的初衷,以及目前你们的状态

Z:初衷很简单:做点自己想做又喜欢做的事。

Y:恩。初衷就是喜欢,喜欢就有动力。我们目前的状态还是和两年前一样,为别人打工,然后赚钱做自己的杂志,哈哈。但应该不久之后就会有一些改变吧,不仅是我们的生活,也会是即将要与大家见面的《through》第四期。(忍不住感叹下最近身边的人事物好像都发生了很多改变,但觉得这是好事。)

D:你们觉得杂志存在的意义是?对你们自己,还有这个世界,哈哈

Z:我一直觉得独立杂志是一个很自私的存在,不会去照顾“大众”,我没想过要振臂高呼什么宣言,更没想过改变世界,独立杂志只要做好自己就行。我比较喜欢自己把控一些事,一期期杂志做下来,从选择被采访者到编排到设计,都很私人化,就是之前提到的“这是很自由的一件事”。平时的工作会带有服务性,但《through》就会有一种特别“自我”的存在。

Y:对,就是一种很“自我”的存在,我们把那些“看不见”的人事物带出来让大家看见的同时也想让更多人来认识我们。

D:每一期主题是怎么产生的,以及简单说一下你们制作的过程(你们两个人的分工)

Z:主题一般都会确定地非常快且明确,比如第一期《南来北往》,因为大四下半学期,我突然决定北上,作为土生土长的南方人,会有很浓的南北情节,很巧的是,那时非常流行彭坦和老狼合唱的一首《北冬南方》,于是对在南方的北方人和在北方的南方人很感兴趣。第二期怪癖,也是基于生活经验,因为我在画廊工作,发现好多艺术家会有一些怪癖,这些怪癖还会时刻影响着他们创作,觉得挺有意思的。分工很简单,叶子是驻上海办事处,我是驻北京办事处,这两处宝地总有许多我们可挖掘的人,设计两人都做,但事先会定一下主色调,大方向之类。

Y:两个都不是特别强势的人,总是会互相迁就。爱过!(/≧▽≦/) 哈~

D:对于《through》的未来,有什么想做或想说的

Z:《through》只有八期,即使做完,Th.studio还在,希望未来还能有现在的这种真诚和热情继续作自己想做的。

Y:《through》的未来没有很遥远,就是顺利得做完八期,然后筹办一个关于《through》的展览,如果那一天所有曾经的受访者都可以到现场,我一定会哭惨的。也许还要等好几年,但一定会有这一天!八期而已呢~

 

采访时间/

2015年10月

 

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在这里给我们留言,我们可以转达。也希望你们能有空关注《through》的信息。

豆瓣:http://site.douban.com/214597/

微博:http://weibo.com/ttthrough

微信号:through_zine

希望这个8期的计划能始终拥有它自己的力量,就像她们自己说的,现在的真诚和热情是最珍贵的。

wei.

th.three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