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7-DSC06402 2

 

在看采访前,我必须先放上岑云蔚以及她的作品的介绍,这里会解释到之后出现的几个名词。

岑云蔚

就读于江南大学视觉传达系,现大四;

因为害怕循规蹈矩之后慢慢磨了自己当初的锐气,没有了憧憬没有了对生活的热情选择,所以在最忙碌的大三选择交换至英国Southampton University, Winchester School of Art学习graphic design。还没有正式踏入社会,还没有落脚的地方,因此还要不断走不断走,不断尝试自己想做的东西。

对于印刷出版,一切对于她而言都是崭新而未知的领域。在还没有出国之前,她所认知的版面设计都是单调的,直至出国后逐渐理解从网格到书籍的整个过程,再到认识Risograph才开始想要尝试不断地自行出版,参与从无到有的过程。

 

作品预览

Photobook — Vanish Sonata

daf

这是源于一次偶然的出走。妄想记录下时间的样子。在返校的巴士上对窗外不断按下iphone的按键,这就是我关于时间的日记了吧。经过一片树木经过一路高楼,晃动的低像素影像调成黑白将关于时间的语言赤裸地展现,让我感到惊喜。都说黑白能让我们感觉时光停留,但这样一组偶然性作品却多了一份真实时空感的流逝光影。抓不下住的影像,停不下来的脚步,仿如是我们所处的状态。

关于印刷:risograph的粗糙感让属于数码的精细多了一份情感,油墨不均的错觉让我们疑惑关于照片的时间。

关于装订:把跑动的景象定格扯下,是不是时间也就停下来了?以挂历的方式装帧,每一页都可以随手撕下像是把小跑的时间留住。

 

Magazine — 《笼里笼外》

20151018-DSC06353

老师所安排的江南味道摄影课题让我想起了最爱吃的小笼包!食物,一个作为最基本的支撑生活的元素,同时承载着最多的意义。我们很容易用食物来展开对话交流,同时食物也是区别人群的界线。因此我找来了几个不同的外国人,请他们吃小笼包并聊聊与食物相关的话题。我们总觉得我们在笼里活着,同时亦脆弱得如同小笼包难以承受“出笼”的“伤害”。一个“笼”作为一本杂志的开口,同时围绕“笼”我们亦开始思考更多。其实采访的人是谁不要紧,皆因我们都在笼里。

“一切都像是我臆想的笼,然而我只想好好吃我的包。”

 

大篇幅微观科学画报 — Cuniculum

20150302-20150302-DSC0533727727533022020150302-20150302-DSC05337277275330220 20150302-20150302-DSC05342277275330220

三篇文章,几张低像素的丑照,只能用限定的内容去编写属于自己的出版物,这原本是我在英国遇到的publication作业。从文章之间的联系中找到以“隧道”作为主题,并以隧道的阿拉丁文Cuniculum作为画报的标题。选择A2大画幅的开本初衷只是希望能与“微观”这一词作出对比,但发现当你正在翻阅的时候,便被硕大的页面遮盖,带进隧道。除此以外我选择了不需装帧的画报的形式让科学这一看似深奥枯燥的话题更接近读者,甚至于你可以将每一页都摊平于地面像地毯一般任意“践踏”。

 


 

从准备到最后展览期间,聊过微信,也见过岑云蔚几次面。虽然只是拿一下书过来,或者谈一些展览比较具体的细节,但就是这几次,让我感觉到她对于出版物,至少可以说是她自己的这些作品,有她自己比较充分扎实的理解。于是就有了以下的提问。因为采访是去年10月,当时收到回复后只觉得对于学的东西她真的是喜爱,而现在整理时觉得,也许每个人都有一段这种时期,只关注着学习的专业,热衷于向人阐述自己的作品和观点,以后想来也会是重要的经验。

以下是采访内容

D=夢廠(魏臻)

C=岑云蔚

D:能不能具体说一说出国后学习graphic design,还有从网格到书籍的整个过程,以及你的想法。

C:在大三时选择了交换到英国WSA,因此也错失了在国内的学习书籍设计过程,无法很全面地比较。在英国学习字体设计的时候有过对网格基本的介绍与学习。从对平面设计大师如Wim crouwel和Jan tschichold等的作品research到分析,然后从生活的周边寻找可以发展的网格雏形,这一个过程确实是给了我很多不同的想法。这是一个不断从规范到打破然后重塑的创作过程,将内容规范在网格之中便能保持统一清晰,然而再自行设计网格的形式,架构它之上的排版便又多了自己的性格所在。很多人对于网格的印象都比较死板,但是我在英国所认学习到,其实网格跟花纹很像,是一种会呼吸的规律。

至今我的学习依然浅显,无法说出一些成熟可靠的方法论,很多仅仅是我自己在学习后延伸的思考而已。在我看来,网格的重要性在于它的规范以及便利的方法,让创作有所依据,而不会乱了阵脚。书籍同样离不开网格,但其对版面的网格要求又有所不同。有时候我更喜欢把书籍的设计比喻成一栋建筑的建造,文字跟图像是砖瓦,需要合理砌合编排,形成一页一页的楼层,再者才会有完整的一本书籍。但同时,在书这栋建筑是开一下天窗,弄延展的阳台,在网格间来回设计,建筑便能活起来。我仍然在学习的路上,还在不断地玩弄着网格的经纬。

D:其实从思维方式上国内国外完全不同,你在大三时选择交换,现在回国又面临大四毕业,所以,说一说这两种不同的思维对你的影响。你的Cuniculum,这种开本与“微观”,与“隧道”,似乎能看到一种内容和方式的结合,它实际是自行出版这种创作的内容。而其他两件作品,通过risograph制作,你说risograph的粗糙感给了作品情感。确实好的印刷能给作品更好的呈现,但实际来看总会有些意外和惊喜,也请你谈谈对与内容和呈现方式的结合的想法。

C:其实回头细想,感觉英国一年给我的感受还是有很多,无论是设计思维还是设计方法都有了很多与以往不一样的感受。就比方说老师的要求,很多时候国内的作业比较像是设定好了框架让你在里面走动创作,然而在英国,导师更像是给你一个点,你以此为圆心然后绕着点来走动。因此,自然而然发展到后来作品的成样就不同了。除此之外,还有对作品完整性的思考。比方说文字设计作业,从生活中找到网格,然后抽取元素设计出自己的网格,从网格到字体。然后我继续发想,从字体设计成一个小册子,再从册子发展到空间上,产品上的物件。像这样的在二维与三维空间相互联通思考的设计,其实早就超过了预想中的字体。更重要的,在英国学习时对思考以及实验过程的重视,慢慢让我学习到设计不能只走形更重要的是走心。

20150302-20150302-DSC05346277275330220277275330220

 

 

所以这也就回到了我在设计Cuniculum时候的想法了。一开始我只是很单纯地对着几张老师提供的零碎而又低劣的照片以及三篇各千字左右的短文排版。然后被老师打枪后,我花了一个星期去读去找资料理解内容,然后再自己“画”出文章,把图片撕烂再粘回来再用电脑叠加玩弄。其实这对于我来说这过程就是我慢慢对内容认识。我会觉得过程中我对内容最直观的感受也将会是读者最直观的感受。接下来对形式对排版的设计跟思考都是基于我最初所认定的 “隧道”的概念,不断试验不断修改,从一开始采用不同大小纸张叠加装订到报纸样式的印刷到最后决定A2开本大小的形式,就是一个概念的不断深入和剪辑。

20151027DSC064182277275330220

2

至于risograph,在英参加过workshop后认识,然后机缘巧合回国后发现一位学姐恰好也有这个机器,便突发奇想,把过去的未成形的“笼里笼外”以及“vanish sonata”印出来看看。risograph印刷像是这两个作品成长过程的一个中间站,我不认为riso的效果以最好的方式呈现了我的作品,但是也恰恰通过这样的过程让我继续发现,继续审视我的作品本身。暂且来说,我还没有给我的作品找到最好的归宿,但是riso也确实表达了我一部分的想法,那就是对“情感”跟“不精确”的表达。

D:最后谈一谈今后的打算吧。

C:大四的最后一个学期,我希望能好好完成最后的毕业设计作品。我不敢确定这个会是我最好的作品,但是我希望这个作品能过表现出真实的自己,能够代表我的立场。大四毕业,但是我发现我所想要做的事情所要真正落实的努力,都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采访时间/

2015年10月

毕业顺利咯~~

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在这里给我们留言,我们可以转达。

书展部分书籍已在淘宝网店整理上架

欢迎购买

dreamer-fty.taobao.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