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买书的时候通常是因为什么原因,喜爱的作者,某人的推荐,还是第一眼看到封面马上确定就它了?有句英文俗语 “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不要只看到一本书的封面就给它下判断)”,也被引申为“不要以貌取人”。书和人类似,在没法深入了解之前,我们都免不了被视觉经验支配。

不过在出版物的选购中,影响人购买决策的往往就是封面(或者说第一眼的大体‘感觉’)——甚至常会出现 “封套难看的唱片听上去也不行”、“因为酒标设计选中冰柜中那瓶啤酒”……

审美观念本来就是主观而“任性”的,也时刻提醒着我们和其他人的差异与共通,趣味产生共鸣,制造区隔,因此“设计”便形塑着我们的消费行为。新任店长小楚决定发起“Judge A Book” #评书# 系列活动,不定期邀请家中藏书济济的朋友来到abC客厅做客,带上几本ta们因为对封面的直觉就决定买下来(事后也确实很喜欢)的书。

 

第一期”评书“活动,说书人何翩翩带来了6本书:

 

Kippenberger! No Cry

Martin Kippenberger

马丁·基彭伯格(Martin Kippenberger, 1953-1997)是一位极其多产的德国艺术家。一些人认为他的作品充满了恶作剧,缺乏严肃性,在另一些人看来,冲突和矛盾正是他作为艺术家的典型特征。在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网站上你可以检索到多达164件他的艺术家书作品,No Drawing No Cry是他以酒店信纸作画的系列书中第四本(第一本是Hotel,第二本Hotel Hotel 是对Hotel 的再版,第三本Hotel Hotel Hotel是对Hotel Hotel的再版,No Drawing No Cry是对Hotel Hotel Hotel的……)。这次说书人将分享对No Drawing No Cry这本的再创作Kippenberger! No Cry 。

 

Cheap Chic

 Caterine Milinaire and Carol Troy

这本时装书于1975年第一次在美国出版时销售一空,讲如何花很少的钱也能打扮出众,可以说是各种街头风格ZINE的鼻祖,这么多年里经过了多次多语种的再版,在一部分时装爱好者中有着《圣经》般的地位。说书人带来了1978年的再版版本。

 

Harun Farocki Diagrams 

 Benedikt Reichenbach

哈伦·法罗基的出版物都和他的影像创作有着显而易见的关联,好像设计者们都特别懂得如何把他影像创作中难以名状的东西通过出版物简单有力的传达出来。说书人介绍这本是有哲学背景的德国设计师Benedikt编著设计的,她觉得有着很“干”的设计逻辑,十分喜欢。

 

A Good Book 

John Kormeling

2010年上海世博会荷兰馆“欢乐街”的建筑师是艺术家、设计师约翰·考美林(John Kormeling,1951-)(这个汉译名实在太可爱了),这本2002年的书收录了他当时职业生涯中建筑装置、笔记、各处旅行的图片,只是看到这些图像就能给人以无限启发。

 

Motion

Karel Martens

也许他的名字你在朋友圈看到设计专业的朋友感慨过,卡雷尔·马滕斯(Karel Martens, 1939- )是一位荷兰设计师,曾在多所知名艺术学院的教授平面设计,说书人也曾受教于他门下。这本与(我们喜爱的)Roma Publications合作的出版物由Julie Peeters设计,出自他2017年在慕尼黑的展览Motion。